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反馈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励志名言 > 文章

风中花雨楼

时间:2017-08-2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风中花雨楼
 半杯浊酒,一盏古灯,一座小楼,百花纷飞,风悄然地来,雨浅浅的至。倚在年月的寂深处,流水戏逐着落花,韶光婆娑着红颜,那这风中的花雨楼,这些被年月浸染的情怀,早年抑或是久别重逢,终是被逗留在了回想深处,仍是时不时又一次次温温的独坐在了眸光温顺的一角,且又不休不止暗香盈袖般“滋扰”着她这一地的万种风情。
  
  轻语流年,笑看年月,韶光流去无痕,年月却铿锵有力,那当这悉数莫然都成为曩昔,悉数回想都逐步地逐渐的沁润到心扉。那时,蓦然回想,我们还有多少人能够于静静地月夜或连绵的雨夜,就这样简略的倾听到这静夜的动静,悄然的或悄然地想起或忆起我们早年那温顺心爱绚烂无比的笑脸呢?那你是否还记住,一段叫做长大的韶光,消逝了我们多少回不去的回想。轻捻滑落指尖的年月,推杯换盏,把酒话桑麻,年月在沉积中跳动。那酒酣微醺时的容貌,侬是否还记住这风中的花雨楼,记住这风中的花雨楼又曾清瘦了谁与谁的心扉?团聚,别离,跳动着的韶光不时开放着那份悦耳流离的美丽,然我们是否又真的忘了,忘了这又是谁的谆谆执着又曾赋予了这花雨楼生命的一次又一次焕发?
  
  半笺心语凝成香,时节蹁跹,不知不觉间,韶光轻盈的脚步,已卓著来到了这浅夏的城池。悄然的风,悠悠的雨,淡淡的花香,就这样微微的逐步地轻掠过流年枝头,温顺柔弱般挑拨开了这浅夏的窗布。栖在韶光的深处,走在这如花如诗的花雨楼旁,伴着这香甜新鲜空气中临终的阵阵花香。或许,此刻,回想不觉会乍然翩飞,那这消逝的年月里,又是有多少巴望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被这风中的花雨楼悄然所带走;还有那相遇间的浅笑,共处间的牵念,这一缕一缕柔情般的怀念,她们会偶然静然的在这花雨楼的空暇里,逐步地化为一种谆谆的厚意,一种浓浓的爱恋,一种深深的心念,而将那些消逝的早年,都一砖一瓦堆砌成这心中永久的花雨楼,而润泽着劝慰着你我相互的心房吗?又或许,此刻,最美的不是留住韶光,而是留住回想。
  
  阡陌红尘,我们茕茕行走,而生命她又是一场虚无。那我们划过指尖的年月,回眸时回身的浅笑,是否会像此刻般的柔风细雨,风在呢喃,雨在倾吐呢?抑或是那天籁之音仍飘洒在空中,这含糊的睡意,早年的惦念,许怀念之后,却终身永不再相见。那在这静静地夜色里,在这推杯换盏的夜色中,侬是否还会想起这花雨楼旁,我们初见时的浅浅相遇,淡淡浅笑呢?风起了,雨也随之逍遥,那这花雨楼的芳香,又曾暖了多少次心房?仍是那回想中的浅笑如花,每次忆起双眸中却总是多了一丝老练的忧伤,泪水中不觉徒添了一缕心灵触痛的香甜?
  
  风起之外云涌,水盈之处泉生。那还有多少经不起年月的流年,她们会不会跟着我们相互温顺的心里淡淡的渐化为一朵水莲花,而在我们回想凝结的霎时,暖暖的悠悠的泛开成泛动在我们心头最美的涟漪呢?那这流离的韶光毕竟是沉积了谁的赋有,又悦耳了谁的薄凉?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凋谢为谁开。闲花落地听无声,细雨湿衣侬问谁。
  
  静守一段琉璃韶光,百花纷飞,风悄然地来,雨浅浅的至。半杯浊酒,一盏古灯,一座小楼,又怎怎样办这烟雨垂,红尘醉,花语中听倾城睡。雨悠悠的下,风浅浅的吹,花瓣游离不已。那这飘落的花瓣,碎了一地的美丽,倾许,此刻,我们纤还可手执一本回想的笔记,梦回花雨楼,一盏古灯,半杯浊酒,浅斟慢酌。时断时续的把这流年的悉数花瓣都悄然飘洒,让那散落一地的花香,那泛起涟漪的波光,倏忽刻都逐步地充溢我们的心底。韶光沉积了我们的容颜,那又是谁又堆积了我们的怀念?还有那早年的顽固少年,回头凝睇时,可曾又断送了多少夸姣韶光,又可曾清楚的记住自己何时已悄然长大?
  
  掬一捧清水,哼一曲歌谣,啜一口浊酒,花开花又落,人去人又回。可那些与我们相依相伴的旧韶光,却只能轻声和句“别来无恙”,那这风中的花雨楼又曾有多少不舍,卿又可曾知道?人在红尘中,心好却想似红尘外。那,已然这样,又为何不让我们简略的去觅一婉真情幽香,将那舒展的心思来静静地安放。然后,循着这韶光的馨香,倾听侧耳我们心底这最实在的“砰砰”巴望,淡淡的恍留这瓣瓣心香于唇齿间蜿蜒呢喃芳香,让那悉数的回眸天堂,都溢满我们的胸膛,风住沉香,眸光流通,逐个都照却这早年的过往。
  
  记住,有人说,行走就是人生。那又有多少悠远而绵长的昨日,又有多少现已失掉了那段遥不行及的懵懂少年,流年清浅,清颜渐已凝霜。那风蚀的韶光,是会毕竟把沉积的心思悦耳成旧日的芳香,又激起凉风吹起那花飘洒般细碎的流年,仍是我们逛逛停停,一向期望着月圆时,侯在这花前对这风中的花雨楼轻舞飞扬浅吟清唱这心中曾有的这份不老天荒。
  
  然,日子终归是一条淙淙不息的小溪。那待到清晨,晨光满园照,花香满楼飘。风,干了往事;花,香了一季。谁还会记住谁又许谁这一世流年似水,谁又还谁一城物是人非。还有那悸动的情怀,百千夜尽,谁又愿为这风中的花雨楼化作青盏一座,独望倚门这千年的焰火?半杯浊酒,一盏古灯,谁又为这风中的花雨楼,倚门独候这千年的孤寂?那这些些美丽的诗句,又是否能够换回这对岸的一次灯火阑珊,还有这风中的花雨楼你又是否曾实在的爱过?
  

上一篇:韶光终不负你我

下一篇:三生的缘,三生的眷恋

备案ICP编号  |   QQ:193376206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88bet  |  
Copyright © 2018 188bet美文欣赏网 版权所有,授权www.hgtz888.com使用 Powered by 188bet.com